三千世界解红尘

火影全吃

嘿嘿

某君酸梨:

新年的第一份礼物!赞美太太~

明日物语这一本第一波没赶上 第二波没接住……感觉自己错过了一个亿 还好太太说有几本不是很完美的

感谢太太!ଘ(੭ˊ꒳​ˋ)੭✧

但是收到的书 除了没页码 感觉完全没有问题 面对追求的完美的太太…我:_(:3」∠※)_

看的时候真的超想要一个狗子 然而我只有一只泰日天…

我真的不是来秀狗的

emmmm 只是想说明好歹还有一只狗能让我撸毛 然而他并不喜欢被梳毛ꏿѧꏿ

最后表白太太!

太太太太!爱你哟~诶嘿嘿

@三千世界解红尘

24 44

本丸有毒/番外5/完结!!!

沢田丹吉快马加鞭追上了一边哭一边跑的乱藤四郎。
看到自家审神者的瞬间,乱藤四郎再也撑不住了,哇一声抱住金发少年嗷嚎大哭。
沢田丹吉却没时间安抚乱藤四郎,他翻身下马,一脚踹在小云雀的屁股后面:“有多远跑多远!”
小云雀哒哒哒的飞速跑了。
沢田丹吉看着哭的直打嗝的乱藤四郎,他说:“你是让我打成重伤回本体里,还是你自己回本体里?”
“……”乱藤四郎立刻哭不出来了,他看了看怀里四把倒霉的伙伴,又看了看面前的审神者,乖巧的道:“我自己回去。”
沢田丹吉满意点头:“真乖。”
然后他从袖子里摸出一根绳子,将五把刀绑在背后,然后四下里像是做贼似的,仔细感知了一番,发现四周空间依旧被禁锢着,绝对不可能被窥伺后,才小心翼翼的打...

本丸有毒/番外4

战场,战局一边倒。
这个所谓的一边倒,是指敌方实力太强大,像是磕了药一样,直接将另外四个本丸的刀剑男士揍成了狗= =
而沢田丹吉乖巧的躲在乱藤四郎身后,看着自家本丸里的四把刀以一敌百,然后被打成重伤,勉力挡在他面前。
确切来说,除了始终挡在沢田丹吉身前没有真正下场的乱藤四郎,其他所有刀剑都重伤了,没有重伤的也是中伤,四周到处都是鲜血和白骨,一片狼藉。
不过即便刀剑们受伤,也都自发的挡在自家审神者面前。

乱藤四郎在心里将鹤丸国永骂的狗血淋头。
当他没看出来吗?物吉贞宗拍回的照片早就人手一份了,眼前这个被白骨覆盖的巨大溯行军不就是当初另一个本丸的一期哥吗?那个抱着自家审神者的脑袋欢欣鼓舞跑掉的暗...

本丸有毒/番外3

沢田丹吉过来享受安静的暑假。
最近他在现世的日子不太好过,暑假正是诸多游戏发售的时候,不管是好基友的公司还是老东家的公司都忙成狗,他安安静静的在京都做窝,本打算在家里蹲一暑假。
这来没什么,但耐不住他的另一个爸,某个能开辟空间种族写作暗抚读作外挂的爹带着七个后二爹跑到京都旅游了!堂堂大妖怪带着能将现世打穿的大魔王跑到京都来烧香拜佛了!!
当藏马将这个消息告诉他时,沢田丹吉直接来了一个平地摔,身体力行的表现出了他和沢田纲吉能做兄弟是有深刻原因的。
然后沢田丹吉立刻火烧火燎的收拾东西跑到本丸来避难了。
反正这个暑假他就不回去了!!

不过老天爷不让他安静。
就在整个本丸都进行一项名为‘帮助源氏重宝提升实力’实...

本丸有毒/番外2

事实证明不是错觉。
晚上,当终于放假来本丸里玩耍的审神者懒洋洋的坐在主座上时,不仅是髭切,就连膝丸也傻眼了。
三日月宗近惊讶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位源氏重宝:“髭切殿?膝丸殿?你们站在门边干什么?还请快就坐啊!”
他扭头去看烛台切光忠,以眼神示意,中午不是说这两位已经恢复过来了吗?
烛台切光忠摇头,表示不清楚。
却见髭切和膝丸两把刀表情扭曲,先是不可思议,然后全身颤抖,最后两把刀一前一后,绕过长桌上坐着的其他刀剑男士,直接来到审神者面前。
坐在金发少年身边的刀剑们下意识的侧身,挡在了审神者面前。
髭切和膝丸同时俯身跪地,恭敬的行了一个下位者对上位者觐见的大礼。
“源氏赖光公座下渡边佩刀髭切,源氏赖光公藏刀膝丸,见...

本丸有毒/番外1

膝丸从一片黑暗中醒来。
他睁开眼,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怔了许久。
脑海中黑暗的记忆翻腾着,在膝丸想起的一瞬间,喉头一甜,一口血喷了出去。
下一秒,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啊呀,弟弟丸好像醒了。”
同时另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看出来了,不过比起你觉得自己忘记了一切,你弟弟可比你强多了,他好歹愿意面对现实。”
数珠丸恒次的语气冰冷而刻薄,哪怕他理解髭切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的谎言,但看到髭切一副啊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耶过去就过去了那种没心没肺的样子……数珠丸恒次还是不可遏制的从心底升起一股愤怒。
有对自己的,也有对这两把源氏重宝的。
至于千子村正?
他已经重振旗鼓,天天追着宗三跑了。
说起来宗三左文字也挺倒霉的,被千子村正...

本丸有毒67

“我们拥有这样的审神者,真是太幸运了呢。”
药研藤四郎和弟弟五虎退说起几天前发生的事,还是止不住心生崇敬和敬佩。
五虎退连连点头,他小声道:“我们要好好配合大家完成任务!”
药研藤四郎摸了摸弟弟的脑袋:“嗯,你说的没错。”
距离数珠丸恒次来到本丸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本丸内的刀剑正在暗中准备搞掉数珠丸恒次原来的本丸。
数珠丸恒次还是暗堕了,暗堕程度非常深,和鹤丸国永有的一拼。
他那一头黑灰白变幻的长发彻底变成了深沉的黑色,挂在胸前的珠子也变成了黑色,不复过去的纯白。
宗三左文字几次去找数珠丸恒次聊天,表示他们可以来一发解决暗堕的问题,都被数珠丸恒次拒绝了,并且还残忍的去给江雪左文字打小报告,导致宗三左文字被关小...

本丸有毒66

看着像是闹剧一样的发展,鹤丸国永啧啧了半天,然后他扭头去看审神者手中的东西。
那是一个黑色的珠子。
三日月宗近已经问了出来:“丹吉大人,这是……”
沢田丹吉把玩着手上的珠子,然后将珠子放在眼前,下一秒他的眼眸变成了璀璨的金色。
金色的眼眸冰冷无机质,好像高高在上的神衹一般冷漠,在这双金眸中,这颗珠子的构造变得清晰极了。
沢田丹吉一手拿着珠子,另一只手开始在空中画符。
繁复的线条在空中飞舞,刚开始是从一个点开始绘画,很快几个点并行,最终这些线条闭合成一个复杂的图形,当这个图形绘制成功的瞬间,空中的符文中心骤然冒出如墨汁一样的黑色雾气,然后这些雾气将复杂的符文图形包裹起来,最终形成了一颗珠子。
和审神者手中的一...

本丸有毒65

听完了数珠丸恒次的原本丸,房间内寂静无声。
半晌,鹤丸国永长出一口气:“这可真是个不小的惊吓啊。”他扭头对烛台切光忠道:“这么一对比,我们以前那个禽兽还是不错的,好歹耕地的时候能穿衣服……”
烛台切光忠抿唇不语,他起身为数珠丸恒次倒了一杯茶。
宗三左文字抬手抚了抚耳边的发丝,喃喃道:“真是太恶心了。”
这么一对比,被强迫寝当番真的不算什么了,毕竟他们都知道这种事你情我愿,并且拥有比较勉强的对错认知,而数珠丸恒次本丸里的刀剑们三观彻底被重塑了,不以恶为恶,从最根本之处就已经彻底坏掉了。
只要想想自己赤条条的在田地里干活还一副这是正确的样子,哪怕曾被锁在床上的宗三左文字也觉得恶心坏了。
身体上的扭曲不算什么,...

本丸有毒64

听完了自家本丸这些刀剑的分析和结论,沢田丹吉啧啧赞叹。
厉害了我的刀们,一个个都名侦探附体啊。
而明石·国行等三把暗堕刀完全傻眼了,还有几把新来本丸没多久的刀也都惊呆了,而自认为是本丸资深者的压切长谷部一脸崩溃,他抱着脑袋喃喃道:“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居然完全没察觉,我真是太没用了!!”
药研藤四郎安慰压切长谷部:“别生气,我一开始也不知道,要不是我无意中看到了鲶尾平板电脑上跳出来的群聊,我也完全不知情。”


应该说这个本丸以前的刀们隐藏功夫真是太深了,一举一动仿佛都带上了面具,哪怕是天天在湖面上和天鹅玩耍的今剑,亦或者没事就撸猫的小夜左文字,也都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异样。
对此莺丸说...

 
1 / 8

© 三千世界解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