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解红尘

火影全吃

[刀剑乱舞]这家本丸有毒19

1、暗黑本丸,无CP。
2、原创男婶,男主沢田丹吉,沢田纲吉的弟弟。
3、私设如山。
4、刀子精们ooc,不要给我说崩了,我就是崩着写的!
5、想到哪写到哪,随时坑。

==

我是第一章

==

沢田丹吉带着三日月宗近刚靠近修复室,就听见一个轻松欢快的声音在叽叽喳喳。

“前田,这次本丸大变样哦!你看到后一定会震惊的!”

一个较为温和的男孩子声音响起。

“是吗?不过对我来说能看到你们就很高兴了,鲶尾,乱,还有一期哥,真是好久没见了。”

“好好休息吧。”一期一振的声音响起:“本丸里的物资储备了很多,足够用很长时间了。”

沢田丹吉听到了,三日月宗近自然也听到了,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审神者,猛地反应过来,审神者走路时居然比他们付丧神的脚步还轻,就连机动和侦察强悍的极化短刀都无法发现!

三日月宗近心中咯噔一下,有点不妙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就听到鲶尾藤四郎高兴的道:“是啊,这次的审神者可大方了,我们专门要了很多物资,乱还买了好几套保养品,还给你买了替换的斗篷!”

乱藤四郎的声音响起:“鲶尾,别说了,我回去就将东西给加州清光,我不用了!”

“哎?!为什么?”

“丹吉大人说与其用保养品还不如修炼灵力。”

“我说你啊,不会真将他当成主殿了吧?”

话音落下的瞬间,沢田丹吉带着三日月宗近出现在了回廊的尽头。

看到金发少年和三日月宗近的一瞬间,一期一振眼前一黑= =


乱藤四郎连忙上前一步,挡住了鲶尾藤四郎,笑容灿烂:“您好,丹吉大人。”

沢田丹吉淡淡的瞟了乱藤四郎一眼,乱藤四郎的心砰砰跳了起来,不过金发少年没说什么,只是扫过乱藤四郎身后的鲶尾藤四郎,目光落在了一期一振身边那个褐色短发的正太身上。

三日月宗近顺势介绍道:“这是前田藤四郎,也是一期殿的弟弟,之前一直中伤修养中,这次我们买了大量的加速符箓,将前田君的伤势修养好了。”

前田藤四郎长相清秀,看到审神者时大大的丹凤眼中闪过一丝忐忑和怯弱,不过下一秒就充盈了笑意,他微微欠身行李,语气轻快的道:“我叫前田藤四郎。藤四郎家族的末席。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功勋,但会好好侍奉您的。”

沢田丹吉停下脚步,给了前田藤四郎一个正眼。

他点点头:“好好干。”

然后金发少年略过几个人,转身走进了修复室。


乱藤四郎松了口气,随即转身恶狠狠的瞪了鲶尾藤四郎:“你啊!下次一定要注意!”

一期一振拍了拍鲶尾藤四郎的肩膀,看着弟弟羞愧的耷拉着脑袋,柔声道:“丹吉大人心胸宽大,不会放在心上,但是我等也要谨守规矩,知道吗?”

鲶尾藤四郎点点头,不吭声了。

前田藤四郎看着修复室的门,小声道:“国俊还在里面。”

一期一振一愣,是了,同属于来派的萤丸重伤,他还在修复池里,爱染国俊自然要守着。

一期一振犹豫了一下,既然三日月宗近愿意带着审神者来到修复室,换而言之审神者是打算出手了?

想到这里,一期一振道:“鲶尾,乱,鸣狐在整理房间,你们先回去吧,本丸大变样,前田也需要适应一下。”

“一期哥?”

“我进去看看。”


修复室,爱染国俊猛地看到审神者,吓了一大跳。

好在三日月宗近很尽责的为金发少年解释道:“丹吉大人,这是爱染国俊,来派的短刀,他的兄长萤丸重伤,在修复池里,所以才……”

爱染国俊对上金发审神者那双黑色的眸子,先是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然后猛地上前一步,大声道:“我是爱染国俊!我可是有爱染明王的庇佑的……但是即便如此,萤丸他还是……”

男孩的声音越说越低,肉眼可见的沮丧起来。

三日月宗近低声道:“萤丸是大太刀,实力强悍,是本丸最早满练度的刀。”

沢田丹吉让建筑队重新修本丸时就已经特意说明了一切要最好的,所以修复室里的修复池子一共有四个,此刻四个池子全都放满了刀,爱染国俊盯着的刀是第三个,刀刃长极了,整体目测最少有一米三以上。

“萤丸殿很厉害的,他可是单凭实力活下来的。”三日月宗近发出叹息:“单凭实力……”

事实上三日月宗近说的还算温和了,大太刀萤丸甚至能一个人出征,两刀干掉对面六个敌人,若非之前的审神者还需要萤丸带队捞稀有刀,萤丸也撑不了这么久。

沢田丹吉发出惊叹:“哦?这么厉害?”


他忍不住走到第三个池子前,从修复池中拿起大太刀萤丸。

刀刃上满是裂纹,纯白的刃面蒙上了一层灰色,看着有些不详。

沢田丹吉道:“这是重伤后染上的暗堕气息吧?”

“是,之前是黑色的,自从您来了后萤丸的刀身就慢慢变成灰色了。”爱染国俊小心翼翼的瞟了审神者一眼,轻声道:“谢谢您。”

沢田丹吉看了爱染国俊一眼,轻轻笑了起来。

果然他还是喜欢乖巧的孩子。

就在此时,一期一振推门进来,他低声道:“丹吉大人,刚才鲶尾说错话了,我已经训斥过他了,还请您见谅。”

沢田丹吉哦了一声,随口道:“那让他和乱一起做内番吧,耕种内番。”

一期一振沉默了一下,这一次他反应过来了。

他小声道:“……丹吉大人,所谓耕种内番,是指水稻?麦田?蔬菜?瓜果?全部……田地?”

两个弟弟做以上所有内番,他们会疯掉的!!

沢田丹吉怔了怔,哦了一声,对啦,本丸内番数量好像有点多。

他掰着指头数了数:“不止吧?你们还要去给樱树除虫,去给湖里的鱼喂食,还要养马,还有那些野猫……额……”

话没说完,沢田丹吉就发现不只是一期一振,三日月宗近也用哀怨的目光看着他,爱染国俊更是满脸惊恐。


沢田丹吉咳嗽了一下,一本正经的道:“三日月,我说过的,本丸里的活物越多,对你们有好处。”

三日月宗近呵呵:“多谢您的体恤,我们会努力的……”说到后面,他的笑容越发灿烂,鬓边金色的流苏颤啊颤,仿佛隐隐有莫名气流萦绕= =

沢田丹吉心虚的扭头,他干巴巴的道:“好吧好吧,我将这些重伤的刀都弄醒,人手不就齐了?”

审神者问三日月宗近:“一般怎么修复?”

三日月宗近心下叹息,他指着旁边的工具箱。

“一般是用打粉棒、油、钉子等一类工具,配合着您的灵力,就能修复了。”

沢田丹吉挑眉,他伸手拿起小油瓶,嗅了嗅,然后立刻打了个喷嚏= =

“这什么破烂东西?”对于坐拥无数财富的某人来说这玩意就像是假冒伪劣产品一样,他一脸嫌弃:“只有蠢蛋和菜鸟才会用这种东西帮忙给你们输送灵力吧?”

三日月宗近:“……”

一期一振:“……”

爱染国俊:“……”

三日月宗近深吸一口气,继续笑:“那还请您给我们这些孤陋寡闻的刀们示范一下,不是蠢蛋和菜鸟的方法?”

沢田丹吉呵了一声,仿佛在嘲讽似的,轻飘飘的睨了三日月一眼,然后直接拿起萤丸的本体,并指如剑,轻轻点在刀刃的尾部。


一瞬间,一股澎湃浩瀚的力量骤然降临,下一秒化为一点纯白荧光,萦绕在审神者的指尖。

审神者的手指被这白光映的极白,厚重而纯澈的灵力随着指尖的动作,缓缓抚过刀刃,随着指尖滑动,之前碎裂的刃面竟光洁如新!

就好像魔法似的,宛若将陈旧的老照片加上斑斓的滤镜,审神者只用了不到十秒的时间,手指就轻盈划过一米多长的大太刀,当指尖划过最后的刃尖时,审神者竟还很自然的将手背轻轻抿过刀刃刃面,一丝鲜血顺着刀刃流了出来。

“丹吉大人?!”

三日月宗近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审神者将长刀竖立在胸前,晶莹的鲜血立刻倒流,慢慢洗过明亮锋利的刃面,在血液缓缓消失的瞬间,一股锋利而狰狞的杀气和煞气骤然散发出来,就如同一只远古凶兽被唤醒,睁开了金色的竖瞳。

审神者由衷赞叹道:“刀出见血,果然是好刀å。”

下一秒,一个银发的男孩跃于空中,他灵巧的翻身落在沢田丹吉面前,直接半跪下来。

“见过主人。”银发男孩抬头,金色的眸子里满是认真:“我是阿苏神社的萤丸,作为压轴登场呢!”

======

日后沢田丹吉悔不当初,正因为一时不查给了萤丸一丝血,将来跑路时就被萤丸找到了= =

*

今天真是衰透了,笔记本键盘没反应,生气之下直接买了个键盘敲字,买完后痛快敲字,然后……心痛起来。

家里好多个键盘了。

哇一声大哭。




评论(87)
热度(664)

© 三千世界解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