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解红尘

火影全吃

和之印/柱斑扉泉 四战番外05

别人听了满头雾水,宇智波泉奈却第一时间明白了扉间的意思。

想要对付黑绝和十尾,甚至可能会出现的卯月女神辉夜姬,佐助的永恒万花筒还不够看,必须要升级到轮回眼。

宇智波泉奈哼了一声,他倒是对扉间有信心,扉间既然敢这么说,就说明他有成功的把握。

想到这里,他不耐烦地道:“行了,我知道了。”

他直接对着佐助转万花筒的勾玉,当真只用了一秒,他就扭头道:“我先去了。”

宇智波佐助骤然接收了这么多信息,顿时脚下一软直接摔倒在地。

千手柱间哎了一声,他看着接住佐助的扉间,索性一跺脚:“扉间,那我也……”

虽然不是很懂,但千手柱间和弟弟扉间还是有些默契的,很显然扉间胸有成竹,他只需要照着做就行了。

扉间扶助佐助,他对千手柱间道:“尽量拖延时间。”

猿飞日斩忍不住问扉间:“老师,这到底……”

扉间道:“不告诉你们是因为怕你们露出破绽,按照你们的心意去战斗就行了。”

猿飞日斩和波风水门都是懂分寸的人,听扉间如此说后,同时点头:“那我们都过去了!”

三个火影并一个宇智波泉奈支援前线了,大蛇丸饶有兴趣地看着扉间:“二代大人,您想做什么呢?”

扉间没有回答,他看着刚从泉奈传递瞳力记忆中清醒过来的佐助,问道:“明白一切的起因了吗?”

佐助的神情似哭非哭,似笑非笑。

在写轮眼的瞳术世界里,宇智波泉奈将一切都告诉他了。

千手和宇智波的来源,六道仙人和九大尾兽,黑绝和被修改的石板,以及厮杀千年的兄弟忍族。

只是为了一双轮回眼,只是为了唤醒十尾,只是为了将一个早就被封印的女人!!

“荒谬——!!”

这一刻,佐助想起了自己的族人,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哥哥,甚至还有身为人柱力而在幼年保守欺凌的鸣人……

“只是因为这种荒谬的理由,我们就要遭受这些吗?!”

扉间看着因为情绪激烈而不自觉开启永恒万花筒,眼角有泪水划过,神态癫狂的宇智波少年,忍不住叹了口气。

“……不,这些都是起因,事情之所以会走到这一步,因为……”

千手扉间的神色变得悲伤而无奈。

“因为我们是人类。”

“因为我们有七情六欲,因为我们的心是偏的,因为我们拥有力量,因为我们想要改变什么……”

“我们被利用了,可被利用时做出选择的,终究是我们自己。”

扉间认真地对佐助道:“千手和宇智波化解仇恨,建立木叶,我想这一点出乎了那个家伙的预料。”

“因为谁都不会想到,大哥和宇智波斑真的能压下仇恨,摒弃前嫌,成为伙伴。”

“可我们也没想到,哪怕成为伙伴,也不代表真的互相信任,如果当年我不挑拨宇智波,如果当年宇智波斑能和大哥商量一下,如果宇智波一族没有排挤宇智波斑,如果大哥能看清楚当年他的心意,如果我能做好一个村子的协调者,也许……”

“然而这个世界上没有也许。”

也许我回到上辈子的未来,就是为了现在。

将过去的错误一一挽回,弥补已经造成的伤害,并用这残破的身躯,为这些小忍者们开创一个全新的未来。

千手扉间看着面前的宇智波末裔。

“事已至此,你需要先获得力量。”

不等佐助反应过来,扉间就问站在旁边表情奇妙的大蛇丸:“你既然能秽土转生出我大哥,那你一定研究过我大哥的木遁细胞吧?”

他用一种理所当然的态度道:“拿出来,移植到他身上。”

大蛇丸挑眉,露出令人有些毛骨悚然的笑容:“啊呀,你是时候要将木遁细胞移植到佐助身上吗?可是木遁细胞具有非常强烈的排斥性,佐助他……”

“那是你没掌握合适的配比。”扉间打断大蛇丸的话:“而且我大哥的木遁细胞只有宇智波能用。”

说到这句话时,千手扉间的表情有些臭:“对,只有宇智波们……能用。”

·

战场上,宇智波斑百无聊赖地看着带土带着十尾肆虐那些忍者,心情不好不坏。

然而当他感受到千手柱间的气息时,他整个人都亢奋了。

他大喊:“千手……”

话还没说完,宇智波泉奈就出现在了宇智波斑的面前。

“斑哥!!!”

宇智波斑看到自己久违弟弟。

宇智波泉奈看到自己久违的哥哥。

“泉奈——!”

宇智波斑的心砰砰砰的跳动起来,先是震惊,然后是喜悦,在看到弟弟的眼睛后变成了愤怒:“是谁!?”

他狂怒,须佐能乎拔地而起,甚至直接将圆滚滚的十尾挤到一边。

“是谁挖了你的墓,将你转生出来了?!”明明自己已经将泉奈的墓妥善安置了啊!

宇智波泉奈看着自家亲哥哥,瞬间泪眼汪汪,许是这些年习惯性在眼中保持水属性忍术,许是习惯了故意对千手柱间示弱,许是见到宇智波斑后太过喜悦,喜悦到激动,激动到心潮澎湃,难以自抑……

总之,他见到宇智波斑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居然直接哇一声,抱着宇智波斑就哭了出来。

千手柱间看到这一幕,脚下一崴差点摔在漩涡鸣人面前。

宇智波斑此刻再也顾不上千手柱间了,他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宝贝弟弟,看到宝贝弟弟哭的这么凄惨,宇智波斑心中又惊又怒。

他是知道泉奈从小就很少哭的,这孩子向来要强,一直努力展现可靠的一面,想要成为他的左膀右臂,又怎么可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嗷嚎大哭?

“泉奈,不哭……”

宇智波斑笨拙的安慰着久别重逢的弟弟,心软的一塌糊涂。

他站在须佐能乎里面给弟弟擦眼泪,一边哄一边说:“是谁欺负你了?我帮你杀了他!”


==

扉间:安静如鸡.jpg


评论(33)
热度(388)

© 三千世界解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