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解红尘

火影全吃

和之印/柱斑扉泉 四战番外02

扉间说完后,场中寂静无声,没有一个人开口。

半晌,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的声音响起:“……佐助,诚如老师所言,你有向我复仇的权利,关于宇智波当年的事,我很遗憾。”

不过猿飞日斩话音一转,他深深地看着佐助:“但如果一切重来,我想我的选择可能还是一样吧。”

他解释道:“当时村子里已经没法压制宇智波了,宇智波希望得到更多权利,村子忌惮宇智波,双方隔阂日深,如果四代还活着,也许还可能挽回,但没想到……”

波风水门挠挠头:“实在抱歉。”

猿飞日斩道:“水门,这件事也不怪你,佐助,我想你可能并不知道,当年杀死水门,放出九尾妖狐的人是一个宇智波。”

宇智波佐助想起宇智波带土说的话:“……那不是栽赃吗?”

“栽赃?或许吧。当时村子里有流言,只有宇智波能控制九尾妖狐,所以宇智波是最大嫌疑人……”猿飞日斩闭上眼睛,下一秒又睁开,眼中没有任何感情:“但木叶高层都清楚的知道,这并不是流言。”

“放出九尾的人的确是宇智波,水门在和对方战斗时,看到了对方的写轮眼。”

“水门死在了九尾之夜,所以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我和三位长老。”

宇智波佐助的手紧紧攥起,脑海中浮现了宇智波带土那张欠扁的脸。

是他,一定是他干的。

“我们和宇智波的高层密谈过,希望他们提供嫌疑犯,但宇智波否认了。”猿飞日斩叹了口气,一瞬间显得格外苍老:“有鉴于此,我根本不能反驳团藏的监控宇智波的提议,当时木叶已经死了一个火影,和云忍的战争还没结束,木叶经不起波澜了。”

宇智波佐助低头不说话,扉间微微眯眼,他问猿飞日斩:“那么你们找到犯人了吗?是谁干的?”

呵呵哒,不会是用伊邪纳岐跑掉的宇智波斑吧= =

猿飞日斩摇摇头:“直到我死,我都不知道。”

大蛇丸轻笑起来:“我想恐怕是宇智波带土吧。”

波风水门震惊道:“什么?带土?”

大蛇丸:“四代,你也没想到自己会死在徒弟的手上吧。”

波风水门的神情在一瞬间变得异常悲伤:“……原来,是带土吗?”

宇智波佐助抬头看着波风水门,神情古怪:“徒弟?”

大蛇丸解释道:“就如你是卡卡西的徒弟,宇智波带土的老师就是四代火影,八成也是他召唤的九尾。”

宇智波佐助听后嗤笑了一声,他楠楠道:“这就是木叶吗?”

他看向千手柱间:“我有个问题。”

宇智波佐助:“村子是什么,忍者到底是什么?”

千手柱间摸了摸下巴:“你要问这个啊……”

扉间闭着眼睛,态度堪称是懒洋洋:“村子是家,那里有最重要之人存在,是可以牺牲生命放弃一切的地方。”

千手柱间忍不住去看自己的兄弟。

“至于忍者,就是拥有一种力量的人,和大名贵族,和商人是同样的。”

“大名依靠诏令对领地民众生杀夺于,商人利用金钱颠倒是非为所欲为,我们忍者依靠的就是力量。”

“因为力量,我们能在乱世之中和大名平起平坐,因为力量,我们能结束战国时代的百年乱世,因为力量,我们才能跨越时间长河,出现在这个时代。”

扉间睁开眼睛,看着宇智波佐助:“这是我的答案。”

宇智波佐助定定地看着扉间,他说:“……你是说,村子是鼬的家,他杀了宇智波一族,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吗?”

扉间道:“他留下了你,可见你是他重要的人,在他的心中,你一个人抵得上宇智波一族。”

扉间忍不住感慨:“宇智波一族的兄弟爱啊。”

柱间赞同道:“是啊,宇智波的兄弟爱特别深沉呢。”

猿飞日斩&波风水门:……等等,画风哪里不对?

宇智波佐助抿唇:“初代火影,你的答案呢?”

千手柱间歪头想了想,他居然盘膝坐了下来:“要说村子的话……就不得不提千手和宇智波了。”

他爽朗一笑:“我从头开始讲吧。”

千手柱间滔滔不绝的将他和宇智波斑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全部告诉了佐助。

扉间盘腿坐在旁边,他耷拉着脑袋,左耳进右耳出,在所有人三观尽毁的情况下,神游天外。

说完了,千手柱间还意犹未尽地表示:“所谓忍者,就是达成心中目标的人,我的目标是村子,所以耗尽一生为了村子而奋斗。”

宇智波佐助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大蛇丸道:“但是现在宇智波已经复活了。”

此言一出,千手柱间立刻震惊脸,扉间抬手捂脸不忍直视,猿飞日斩不可思议,波风水门虽然不明觉厉,但同样学着前面的火影们表示出了难看的脸色。

“斑复活了?他要干什么?”千手柱间忍不住问道。

宇智波佐助开始详细给千手柱间解释无限月读这个脑子进水的术。

听完后,千手柱间的表情一言难尽。

扉间直接对佐助道:“睁开你的写轮眼,看看那个破石板上写的什么。”

扉间早就发现了,这里应该是宇智波一族的神社地下室,那块据说传自六道仙人的石碑就在旁边呢!

宇智波佐助惊讶地看着扉间,许是之前扉间那一波宇智波吹很好的拯救了他在宇智波佐助心里的形象,宇智波佐助居然听从扉间的话,站在石碑前,瞪圆了永恒万花筒仔细阅读起来。

然后他黑的脸黑了:“……斑的想法是从石碑上得到的?”

扉间嘟囔起来:“这破烂石碑就应该砸掉。”

柱间伸手揽住自家弟弟的肩膀,表情高深莫测:“扉间,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扉间耷拉着脑袋:“我的确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就算告诉宇智波斑,他也不会相信我的。”

扉间倒是有自知之明,现在那边战场上爆发出强大气息的宇智波斑可不是自己的哥,相反,那个宇智波斑恐怕恨不得将他剁成肉馅,根本不会听他说任何解释的。

千手柱间呵呵哒,他拍了拍自家兄弟的肩膀,意味深长地道:“扉间,你要是活着的时候能这么善解人意,那可就真是太完美了。”

扉间同样呵呵哒的瞥了一眼自家坑哥,想起大嫂水户和宇智波斑,忍不住给了千手柱间一个你更渣的眼神。

然后扉间对宇智波佐助道:“佐助,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需要你再召唤出一个人来。”


评论(21)
热度(326)

© 三千世界解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