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解红尘

火影全吃

本丸有毒/番外1

膝丸从一片黑暗中醒来。
他睁开眼,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怔了许久。
脑海中黑暗的记忆翻腾着,在膝丸想起的一瞬间,喉头一甜,一口血喷了出去。
下一秒,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啊呀,弟弟丸好像醒了。”
同时另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看出来了,不过比起你觉得自己忘记了一切,你弟弟可比你强多了,他好歹愿意面对现实。”
数珠丸恒次的语气冰冷而刻薄,哪怕他理解髭切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的谎言,但看到髭切一副啊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耶过去就过去了那种没心没肺的样子……数珠丸恒次还是不可遏制的从心底升起一股愤怒。
有对自己的,也有对这两把源氏重宝的。
至于千子村正?
他已经重振旗鼓,天天追着宗三跑了。
说起来宗三左文字也挺倒霉的,被千子村正追着说我愿意脱你愿意上吗……唔,反正数珠丸恒次已经很久没看到宗三左文字了,貌似一直被关小黑屋呢= =


膝丸咳嗽了半天,头晕眼花,直到一杯茶水递到面前,他接过一饮而尽,才缓过气了。
鲜血的腥甜被茶水中的苦涩压下去,膝丸抬头,正看到烛台切光忠对他微笑。
“膝丸殿太激动了,不要担心,一切已经过去了。”顿了顿,烛台切光忠微微一笑,看上去特别可靠帅气:“像髭切殿一样全忘记也无所谓。”
膝丸苦笑起来,他不自在的别过脸,正看到纸门外,自家健忘的兄长正坐在廊下,脚伸下去在玩水!?
膝丸这才发现,他所在的地方竟然是一片湖面!
数珠丸恒次起身:“既然膝丸殿也醒了,我就回去了。”
烛台切光忠提醒他:“从明天开始,丹吉大人就要放暑假了,他会长时间留在本丸,本丸内番外包业务暂时会停止一段时间,数珠丸殿不要忘记每日早上的早饭。”
如果审神者不在,本丸里又有其他来做内番的刀剑男士,一般本丸刀剑早上都不会在餐厅集合,只是各自去厨房拿些吃的,但如果审神者在的时候,他们会不约而同的齐聚餐厅,等待审神者的到来。
数珠丸恒次点点头:“我知道了。”
随即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着几乎要拖在地上的黑色长发,膝丸一愣,他这才注意到数珠丸恒次外貌的变化。
“数珠丸殿……”他下意识的去看烛台切光忠:“他暗堕了?”
“没错,当然你们两位也暗堕了,但数珠丸殿暗堕的程度比你们都深,所以外貌会发生变化。”烛台切光忠端起旁边的碗,他起身,走到门边:“还请膝丸和髭切两位殿下现在这边修养吧。”


膝丸看着烛台切光忠离开后,扭头去看廊下兀自玩水的髭切,他抿唇,干巴巴的道:“兄长……”
髭切笑嘻嘻的道:“噫?我有弟弟吗?”他打个哈哈:“我不记得了啊。”
膝丸深深的叹了口气。
现在想想,过去的日子仿佛如噩梦一样,数珠丸恒次之所以暗堕的程度比他们深,恐怕也是因为他孤身一人,并没有手足在身边相互支撑吧。
可即便有手足,也好不到哪去,想想扭曲疯狂的一期一振,想想互相厮杀的短刀……膝丸勉力从床榻上起身,缓步走到髭切身后,俯身行了一个大礼。
“兄长,多谢您。”
也许是因为髭切换过了太多主人,虽然总是说什么都不记得了,但过往多次转手的经历为他磨砺出了长足的智慧,也许是有意也可能是无意,过去当审神者想要带着他们兄弟玩双飞时,髭切总是会想办法将膝丸支使出去,或者表现出嫉妒弟弟更得审神者青睐的样子,以满足审神者享受争夺的乐趣的同时,尽可能将膝丸摘出去。
不过过去的膝丸脑子进水,就算髭切将膝丸摘出去,膝丸偶尔也会自己撞上来,弄的髭切很生气,这一生气,妒忌弟弟并因而想要打伤弟弟的蛮横哥哥人设就演绎的更加得心应手了。
甚至有时候髭切还会和审神者一切逗弄弟弟,比如说什么啊呀在你心中审神者大人重要还是哥哥我重要啊……
在术的契约作用下,膝丸自然是认为审神者更加重要,可是有些东西是深深刻入灵魂之中的,膝丸偶尔也会清醒过来,认为哥哥最重要,然后审神者会加强契约联系,弄的膝丸总是觉得自己要精神分裂,痛苦万分。
……唔,看着蠢弟弟这副模样,髭切觉得还是挺有趣的= =


“有点可惜啊。”以后看不到这样的弟弟了,髭切漫无边际的想着,他随口道:“谢什么啊,你应该谢你自己啊。”
膝丸一愣。
髭切就说:“你现在吐的血,都是当初你脑子进的水,你就吐了一口而已,可见你过去脑子没进多少水嘛。”
膝丸苦笑,他摇摇头,起身,走到髭切身边坐下,学着髭切将双腿放入湖中。
下一秒,清澈的灵力顺着小腿涌入体内,心底翻滚的恶心感和羞耻感顿时消散了一些。
“哎。”膝丸惊讶的看着湖水:“这湖水……有净化的作用?”
髭切嗯了一声,他看着远处的荷叶,眼神有些飘。
是他的错觉吗?总觉得灵力有那么一丝丝的熟悉?

评论(128)
热度(691)

© 三千世界解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