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解红尘

火影全吃

本丸有毒59

数珠丸恒次从深眠中醒来。

醒来的一瞬间,他的脑海一片空白,最后的记忆是癫狂而迷乱的,沦入深渊被黑暗浸满,以及清晰听到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彻底碎裂的声音。

他怔怔的看着头顶泛黄的木皮天花板,四肢百骸渐渐有了感觉。

“你醒了?”

小狐丸的声音响起,随即刷拉一声,纸门被拉开,小狐丸走进房间。

数珠丸恒次挣扎的坐了起来,坐起来时他下意识的顿了顿,出乎他的意料,身体状态前所未有的好,好的让他以为之前遭受到的一切都是幻影一样。

“这里是……”

“这里是本丸。”小狐丸走到房间的另一侧,猛的拉开窗帘,霎那间阳光倾泻进来,同时清亮的声音响起:“哈哈哈!岩融你又被天鹅妈妈追啦!”

今剑的声音充满着快活和开心,与此同时天鹅的啾啾声响起,有振翅飞起的声音,以及水花四溅闪烁出的晶莹水珠。

看到这一幕,数珠丸恒次的瞳孔骤然紧缩。

他所在的房间居然位于一片湖上?!

似乎看出了数珠丸恒次心中的震惊和不可置信,小狐丸轻笑起来。

“这里是水榭,风景不错吧?”

岂止是不错?

数珠丸恒次不知不觉的起身走到回廊上,脚下就是烟波浩渺的湖面,不远处是层层叠叠的映日荷花,远处今剑如真正的天狗似的在荷叶上跳来跳去,身材高大的岩融一脸崩溃,他抱着两个船桨挡住脑袋,而四周有一对天鹅正凶狠的啄着岩融的脑袋,一副驱赶敌人的架势,看上去厉害极了。

数珠丸恒次看呆了。

小狐丸笑了笑,突然扬声道:“今剑殿,岩融殿,别浪费时间了,刚才三日月殿说了,今天审神者会回来,早点做完内番早点去迎接大人。”

“哈哈好吧~小狐丸殿既然这么说了~”今剑笑嘻嘻的回答,然后他猛地一踩荷叶,身体翩跹若轻羽,伸手一捞,就将围着岩融的两只天鹅抱在怀里,而岩融趁机快速清扫了一下天鹅的巢穴,同时将附近的杂草和淤泥都清理了一下后,猛的用船桨一拍湖面,下一秒小船就若惊羽般冲出,直接出现在水榭回廊前停下。

今剑哈哈大笑,放开双手,两只天鹅立刻飞入高空,觉得自己安全后,两只天鹅居然又彪悍的做冲锋姿势,朝着今剑啄了过来!

岩融手腕一抖,将一个船桨甩飞,正好落在今剑脚下,今剑踩着船桨一用力,身体就直直冲过来,轻盈的落在水榭回廊上。

甩飞的船桨上系着绳子,岩融通过绳子将船桨又拽了回来。

天鹅在水榭外啾啾叫了半天,在发现今剑和岩融都龟缩在有结界符箓的房子里不出来后,顿时觉得自己赢了,它们示威一样在附近飞了几圈,落下了几根羽毛,一撅屁股,还拉了两泡新鲜的鸟屎,嘎嘎两声,飞走了。

 

看到天鹅飞走,岩融终于松了口气,小狐丸笑眯眯的道:“又是你们两个湖当番?”

今剑笑嘻嘻的跑到小狐丸面前,好奇的看着旁边的数珠丸恒次,他歪头:“对啊,岩融运气不好,你们暗堕刀出去捞刀,空出了几次内番,我和岩融的当番表就被长谷部提前了,本来是清扫樱花林的。”

不等小狐丸回答,今剑就脆生生的开口:“我是今剑,您就是数珠丸恒次?传说中的限锻刀?”

数珠丸恒次垂眸,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面前的今剑知道他是暗堕刀,难道今剑也是?还有岩融也是?本丸?难道这些暗堕刀还有本丸?他们口中的大人又是谁?

小狐丸道:“数珠丸殿刚来,对本丸不了解,你要是好奇的话,等过几天再说吧。” 

他直接跳上了岩融的小船:“走吧,坐船穿越湖面比较快,数珠丸殿?你发什么呆?难道你想和今剑一起从岸上跑过去?今剑速度很快哦!还是说暗堕后,您也发生了变异,和鹤丸国永那家伙一样机动翻倍了?”

数珠丸恒次一脸茫然,今剑怒瞪小狐丸,直接将数珠丸恒次推上船,随即自己也跳了进来。

“数珠丸殿,别听他胡说!本丸太大了,水榭回廊正好靠近湖的中央,坐船穿越莲花丛能直接到达湖对岸,穿过花园就能到达本丸前殿了,从岸上要绕好大一圈呢!”

岩融道:“都坐稳了?出发!”

岩融握紧船桨,一拍湖面,小船顿时轻飘飘的飞了出去,飞速在莲花丛中穿来穿去,数珠丸恒次看着娇艳欲滴的荷花,又看了看碧海连天的荷叶,最终目光落在天空中飞翔的鹰上。

有鹰鸣声响起,一长一短,来回反复。

今剑高兴极了。

“啊,丹吉大人回来了!!岩融岩融,我们速度再快点!!”

不需要今剑提醒,岩融就提高了速度,不过几分钟,小船稳稳当当的停在了湖边的小码头上,今剑一马当先冲向旁边的角门,岩融忙不迭系好船绳并跟上今剑。

小狐丸引着数珠丸恒次向前走,他微笑着,声音细不可闻。

“本丸里有暗堕的刀,有没暗堕的刀,大家和平共处,你不需要担心。”

数珠丸恒次下意识的道:“那今剑殿和岩融殿……?”

小狐丸微笑起来:“他们自然是正常刀。”

正常的刀?

数珠丸恒次觉得自己的三观有些崩,正常的刀对待暗堕刀都是这种态度嘛?

不过很快他就看到了更让他不可思议的一幕。

厨房旁边的大厅里,黑发红眸的鹤丸国永正指着明石~国行骄傲的对一个金发少年道:“丹吉大人,丹吉大人,我很厉害吧!我一次性捞来了四把新刀呢!!”

明石~国行的表情微妙极了,因为他身边坐着爱染国俊和萤丸,两个小正太一左一右堵住明石~国行,笑的异常灿烂。

就仿佛明石~国行不是鹤丸国永抢来的暗堕刀,而是审神者带队去捞回来的正常刀。

鹤丸国永对面的三日月宗近一脸无奈:“鹤丸殿!我可是听物吉说了,明石殿一开始不想来的。”

鹤丸国永大大方方的道:“经过我的劝解,他后来改主意了。”

他笑眯眯的问明石~国行,眼神意味深长:“是不是啊,明石殿?”

虽然明石~国行觉得对萤丸和爱染国俊来说,一个白璧无瑕的兄长更值得高兴,可是对上两个弟弟亮亮的眼神,还是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

最终他只能哼哼唧唧的说了一句……

“啊,对,我,我是自愿的……”


评论(129)
热度(801)

© 三千世界解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