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解红尘

火影全吃

本丸有毒58/感谢路西投喂!

等鹤丸国永和小伙伴们吃完饭后,来找他聊天的暗堕刀就一个接一个来了。

物吉贞宗去找大典太光世,好言好语的商量:“你看,你们这么多暗堕刀都打不过我们,我送开你,你别跑,好不好。”

“……………………”大典太光世刚才全程围观了四把凶残暗堕刀的实力,虽然堀川国广没动手,可能和这四把刀混在一起的肋差又怎么可能差?

他看着物吉贞宗,干巴巴的道:“好吧,我不跑。”

和暗堕肋差比机动?他还没那么蠢。

物吉贞宗立刻解开了大典太光世身上的绳子,开开心心的跑了。

“国广!走!我们去将日本号捆了!!”

大典太光世:“………………”

堀川国广的声音远远传来:“日本号不是可以捞吗?”

“就咱们本丸那点人手,想要推进到七图不知道猴年马月了!”物吉贞宗笑呵呵的,依旧一副小天使的模样,说出的话却一点也不天使:“再说了,本丸里的暗堕刀就咱们几个,都凑不成一队啊。”

堀川国广听后深以为然:“那就将本丸里没有暗堕刀全部绑回去吧?”

“好呀好呀!”

大典太光世一屁股坐在了三日月宗近身边,喃喃道:“……他们真的是来搞事业的?暗杀?”

三日月宗近:“他们是那样说的。”

大典太光世:“但我看他们更像人贩子。”

三日月宗近赞叹道:“不愧是来这里最晚的大典太光世啊,我都不知道人贩子这个词呢。”

大典太光世:“他们本丸好像有三日月宗近了。”

三日月宗近拍了拍大典太光世的肩膀,笑的和煦极了:“哎,恭喜殿下即将迎来新生活。”

大典太光世看了三日月宗近一眼,声音低不可闻:“死不了的话,我会回来看看的。”

三日月宗近笑了笑,不再说话。


堀川国广和物吉贞宗的动作很快,他们飞速捆了日本号,将这位全身白骨几乎都要被发疯的宗三左文字打碎因而晕乎乎的日本号拖了出来。

拖的半路堀川国广脚步一顿,似乎侦查到了什么,他歪头,开始挖坑,挖了两下,刨出了一个明石·国行= =

物吉贞宗立刻抓住了明石·国行的后腿往外拖。

暗堕·明石·国行·懒癌刀痛苦万分:“让我就这么入土为安吧。”

物吉贞宗歪头:“你确定?我们本丸可是有萤丸和国俊的,但是没有明石·国行哎!”

本来挣扎想滚回土坑里的明石·国行动作一顿。

他干巴巴的道:“哦,他们暗堕了吗?”

“没呀,要是暗堕的话就不是鹤丸殿带队了。”物吉贞宗露出极为纯良的笑容:“那肯定是萤丸带队。”

明石·国行:“那你们总有一天能将我捞出来的……”

“本丸的规矩,不捞重复刀,这个重复刀里可包括暗堕刀哦~”物吉贞宗解释道,然后他看向似乎清醒了点的日本号:“本丸审神者不锻刀,只捞刀,所以只要我们赶在出战部队将你们捞回去之前,带回同样的暗堕刀,本丸就不会有另一个你们啦~”

明石·国行嘟囔起来:“啊呀真是麻烦死了,你们还是慢慢捞吧。”

给萤丸和爱染国俊一个干净无瑕的监护人,多好。

“萤丸最开始也是暗堕刀。”鹤丸国永不知道何时走了过来:“但是不知道审神者对他做了什么,他身上的暗堕气息消失了,恢复了正常,甚至还成为了本丸最特殊的一把刀。”

黑鹤笑嘻嘻的道:“你真的不打算跟我们回去吗?”

明石·国行愣住了,他慢吞吞的坐起来,摸了摸自己破碎的眼镜,最终垂头丧气的道:“好吧,我跟你们回去,不过你们审神者真的不会将暗堕刀碎了吧?”

鹤丸国永微微眯眼,他似乎在回想什么,半晌,他才道:“我们的审神者啊……”

“他这么说过。”

“‘刀弑主,只能说明主人太垃圾了。

强者尊重强者,强者也同样渴望强者。”

我等着你们走到我面前。

拿起刀剑,向我挑战。’”

黑色长发付丧神一甩袖袍,笑的异常灿烂,只是那双血色的眸子里竟满是疯狂和执念。

“我啊,很想试试……”

“看我挑战到什么地步,会得到他的正视和禁止呢?”

“真是期待。”


鹤丸国永收获颇丰。

出来时还是五把刀,回去就变成了八把刀。

“好歹勉强能分成两队了。”

鹤丸国永高高兴兴的带着队伍准备回本丸,当传送到出战地图,他正打算切换一下空间坐标,直接回本玩时,堀川国广突然开口:“战场里有刀剑。”

鹤丸国永一愣,立刻停下了手里的转换盘。

他挑眉,自言自语道:“丹吉大人特制的暗堕刀专用阵盘转移时,会自动转移到没有刀剑所在的战场啊。”

物吉贞宗感应了一下,也道:“只有一把刀,在强打……”

大典太光世淡淡的道:“恐怕是审神者强行出阵吧。”

他们现在作为空间转移的战场地图是第五图,是高级地图,正常出阵都是一队六把刀,突兀出现一把刀,这种情况有且只有一种情况。

审神者强制出阵,这是让刀剑来送死!

鹤丸国永一拍手:“那我们过去看看吧,要是本丸没有的刀剑,就强逼暗堕后带回去!”

大典太光世听后瞳孔紧缩,下意识的盯着鹤丸国永,明石·国行忍不住道:“喂喂喂,你们至于这样吗?”

小狐丸叹息道:“我们也没办法啊,谁让我们缺人手啊……”


战场上,数珠丸恒次一刀横挡胸前,拦住了敌对枪的冲击,只可惜他挡得住敌对抢,却挡不住背后的敌对短刀的冲击,被一刀斩在了后心!

数珠丸恒次一口血喷出来,立刻变成了中伤,他脚步一软,下意识的想要翻滚躲过敌对打刀的攻击,同时长刀横扫,再度挡住了敌对高速枪,敌对短刀顺势一刀斩下,数珠丸恒次瞬间变成了重伤!

他已经失去了最后的反击和躲避能力。

就到这里了吗?

黑灰色长发凌乱的铺散下来,数珠丸恒次终于松开了自己的本体,闭上了眼睛。

铿——!

一把长刀挡在了他面前。

数珠丸恒子睁开眼,正看到一把陌生的宗三左文字直接一个膝袭将敌对高速枪顶飞,下一秒两把肋差一左一右才冲了出去,将两把敌对短刀砍的七零八落,小狐丸最后压上,四把刀连环出刃,不仅速度快的可怕,攻击力也让人心悸。

“噢噢噢噢~我看到了什么?”

鹤丸国永的声音响起,数珠丸恒次下意识的回头,看到黑发红眸的付丧神瞬间,下意识的抓紧了本体,刚要抬起,咔嚓,黑色的靴子就紧紧压住了数珠丸恒次的本体。

数珠丸恒次再度一口血喷出。

鹤丸国永使劲踩啊踩,将本来重伤的数珠丸恒次踩的气喘吁吁,宗三左文字提着刀回来,正看到这一幕。

他挑眉,突然笑了。

他笑的特别妖娆,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一样,走到数珠丸恒次身边。

“鹤丸殿,先等等。”

宗三左文字半跪下来,伸手,细细的抚摸着数珠丸恒次暴露在外的肌肤。

如玉的肌肤上有血,有伤痕,有……红痕?

数珠丸恒次忍不住后退想要躲避宗三左文字的手,可宗三左文字的手指像是有魔力似的,好像打开了某种开关,让数珠丸恒次全身开始发热。

宗三左文字抚摸着,手指缓缓来到数珠丸恒次的小腹处,紧接着他手指一转,进入了数珠丸恒次后臀的臀缝里。

数珠丸恒次立刻闷哼了一声,双眼空洞,脸色惨白。

宗三左文字脸上露出了更加邪异的笑容。

“真是一位美丽的殿下呢。”

宗三左文字这么说着,手指猛地抽动,从后方拉出了一串满是白色液体的佛珠!

数珠丸恒次闭上眼,全身抽搐着,握着本体的手指几乎变的透明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没有死呢?

鹤丸国永立刻吹了一个口哨。

大典太光世忍不住上前,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了数珠丸恒次身上。

他定定的看着鹤丸国永:“只要暗堕了就可以了吧?”

鹤丸国永微微一笑:“是啊,暗堕了就可以啊。”

大典太光世反手将暗堕之气打入数珠丸恒次的体内,下一秒宗三左文字推开了大典太光世,斜斜压在了数珠丸恒次的身上。

“其实我们可以来一场别开生面的暗堕仪式啊。”粉色长发散落下来,宗三左文字低下头,他轻轻舔舐着数珠丸恒次脖颈上的鲜血,眼中闪过迷乱之色:“真是甜美啊……”

数珠丸恒次的身体经过了特别的调/教,被宗三左文字这么一舔,顿时低低喘息了起来。

他陷入了要么被宗三左文字啪啪啪暗堕,要么被大典太光世的暗堕之气引入暗堕的刀生选择当中。

……这根本毫无选择啊!

他终于放弃了坚持,放任体内黑色的气息流窜。

只可惜今天的数珠丸恒次比较倒霉。

鹤丸国永突然对大典太光世道:“我是个照顾伙伴的好人。”

大典太光世:?

小狐丸猛地一脚踹飞大典太光世,物吉贞宗推着明石·国行,堀川国广用绳子抓着日本号,鹤丸国永慢吞吞的道:“行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宗三在本丸忍了这么久,就让他好好享受一番吧,省的他回本丸祸害其他刀剑。”

啊,我真是把好刀,鹤丸国永如是想。

宗三左文字轻笑起来,趁着数珠丸恒次刚暗堕还没反应过来,伸手翻过数珠丸恒次的身体,毫不犹豫的压了上去。


评论(210)
热度(717)

© 三千世界解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