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解红尘

火影全吃

[刀剑乱舞]这家本丸有毒38-39

1、暗黑本丸,无CP。
2、原创男婶,男主沢田丹吉,沢田纲吉的弟弟。
3、私设如山。
4、刀子精们ooc,不要给我说崩了,我就是崩着写的!
5、想到哪写到哪,随时坑。

==

我是第一章

==

由于沢田丹吉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所以日常工作都交给了三日月宗近处理,尤其是从昨天开始,审神者增加了晚上刷墙的人数,从最开始的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一起,昨晚是太郎太刀以及石切丸一起刷的,据石切丸说审神者放出了两桶血,正好一人一桶。
……等等,不太对吧?人类放这么多血真的会死的!!
于是大家商量着要不要和审神者商量一下,休息一两天再继续。
不过审神者拒绝了,他说早点弄完大家都安心。
众人面面相觑,心情各异,大部分脸上都流露出愧疚和钦佩的表情,唯独萤丸眉眼弯弯,掩下了眼中的冰凉。

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很快到了第七天。
那天傍晚,鲶尾藤四郎正在擦水榭的地板,当他擦到湖中平台时,突然眼角余光看到了一双白皙的腿。
下一秒几只小老虎围住了他,鲶尾藤四郎一愣,这、这是五虎退的老虎!!
他猛地抬头,就看到好久不见的五虎退正茫然无措的半跪在水榭的台子边缘,身上还有些水渍,似乎刚从湖里出来。
银发男孩在看到鲶尾藤四郎时露出天真而纯澈的笑容:“鲶尾哥!”
鲶尾藤四郎的眼眶微微酸涩,下一秒泪如雨下,他扑倒五虎退,哇一声大哭:“退!!!”
五虎退:……哈?
*
五虎退的出现似乎是一个信号,当天就醒来了好几把刀,比如药研藤四郎,比如秋田藤四郎,比如小夜左文字,比如平野藤四郎,再比如大和守安定。
出阵部队已经推到第三图了,除了重复刀剑并未带回,其他的伙伴全都安置在湖中,今日终于开始陆陆续续显形了。
这一日晚饭前的气氛特别热烈,出阵带队的恰好加州清光,当他回来看到在门前扫地的大和守安定时,一直都沉默寡言根本不符合人设的少年终于忍不住,哇一声抱住满头雾水的大和守安定,哭的稀里哗啦。
大和守安定:……啊?
歌仙兼定拍了拍加州清光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太激动了,随即对迎上来的一期一振道:“我们带回了和泉守兼定,想必堀川见到了,会高兴吧。”
一期一振笑了起来,这笑容再无之前的阴霾,反而因苦难多了几分厚重和坚韧。
“是啊,虽然堀川暗堕了,但我觉得……丹吉大人会将他变回来的。”
歌仙兼定笑着点头:“恩,我也这么想。”
他们走过了苦难和黑暗,终于要开始迎接新的未来。

然后今日担任近侍的狮子王慌慌张张的冲进了餐厅,他看着餐厅里的伙伴,声音发颤:“丹吉大人还在睡,始终没醒!!”
烛台切光忠下意识的道:“丹吉大人每日晚餐是必然会醒的!”
一时间,整个餐厅的气氛似乎都凝固了,三日月宗近立刻起身,他道:“石切丸,还有药研君,麻烦你们跟我来。”
药研藤四郎微微蹙眉,还未开口,身边的乱藤四郎就慌张的道:“药研哥,麻烦你救救丹吉大人!”
药研藤四郎苦笑:“那是我的审神者,我自然会救的,可是我刚来,连药箱都没准备……”
江雪左文字冷不丁开口:“本丸内有药田,就在菜园子附近,那一块地里种的全是药草,本丸灵力充足,那些药草都发芽了,有些应该能用。”
药研藤四郎惊讶道:“本丸有药田?太好了,我先去看看,再决定用药。”

然而当他们来到审神者的房间前,试图进去时,才愕然发现,他们根本打不开这扇薄薄的纸门。
这下子所有人都慌张了,甚至有的刀还下意识的拔刀想要劈开纸门。
关键时刻萤丸艰难挤进去,挥舞着一米三的大刀,试图将这些脑子进水的伙伴击退:“都让开些啊!”
咔嚓!大太刀太长,直接卡在了纸门里。
一时间,所有刀子都幽幽的盯着萤丸,眼神很微妙。
大太刀还想打室内战?
萤丸恶狠狠的瞪着所有人,然后艰难的将自己的本体从纸门里拉出来,随即伸手抓住纸门的门槽,缓缓用力。
……纸门居然被拉开了!!
所有刀都不可思议的看着萤丸,为什么他能拉开,别的刀就不行?
萤丸给了大家一个蔑视的眼神,一马当先冲进了房间。
审神者全身陷在被褥里,金色碎发散落在枕旁,宽大的棉被盖在他身上,显得无比娇小,他的脸色苍白如纸,呼吸几近于无。
石切丸立刻上前给审神者输入灵力,药研藤四郎仔细检查了一番,有些茫然:“……没有任何伤口,但呼吸和心跳大概一分钟才会动一下!”
这是什么病?
三日月宗近皱起眉头,并非发烧,也没有任何伤口,就好像冬眠一样……恩?冬眠?
加州清光忍不住道:“是不是因为负担本丸太累了?”
萤丸直接盘膝坐在审神者旁边:“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但我们不能通知政府,毕竟丹吉大人才来本丸一个月不到就出这种事,政府肯定会认为是我们的问题。”
三日月宗近看着萤丸,想起刚才也是萤丸才开的门,他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萤丸淡淡的道:“等。”
他想起在黑暗中看到的那个背影,心中不由自主的涌起无限信心和坚定。
“丹吉大人会醒来的。”


沢田丹吉从黑暗中醒来。
他艰难的坐起来,伸手不断揉着太阳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整整一天一夜被一只黑漆漆的鹤追着啄毛,这种感觉太糟糕了。
“丹吉大人!!”
无数人的呼喊在耳边响起,沢田丹吉更觉得脑子疼,他想也不想就道:“都出去。”
下一秒本来挤在房间里的刀子们都被平地大挪移,全都出现在回廊上。
所有刀剑都被惊呆了,哇塞丹吉大人居然能控制他们的身体嘛?
等等,这……并非控制身体,而是审神者的房间是一个封闭的结界,结界内丹吉大人说的任何话都会立刻奏效!
萤丸鄙夷的瞪了这些拖后腿的伙伴一眼,随后看向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点点头;“已经安排了,今剑!”
今剑嗖一声窜出去,很快他和烛台切光忠一起回来,烛台切光忠怀里抱着一大盆小鸡炖蘑菇,今剑怀里端着好几份小甜点。
“丹吉大人!我做了小鸡炖蘑菇!”
“还有好吃的焦糖布丁哦!”
话音刚落,本来还一脸不耐烦的沢田丹吉立刻露出欢喜的表情:“端进来!!”
所有刀:“………………”

沢田丹吉抱着盆大吃特吃,周围的刀剑一动不动的盯着他,似乎非常害怕他再出事。
直到沢田丹吉吃下第四盆肉时,他才长出一口气,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终于活过来了。”
三日月宗近笑眯眯的看着金发少年:“好吃吗?”
沢田丹吉连连点头:“好吃!”
“可如果丹吉大人生病了,就不能吃肉,只能吃些清淡的东西了。”三日月宗近虽然是笑着,眼中却没有丝毫笑意,他认真道:“所以请丹吉大人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好吗?”
沢田丹吉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去个人,将水榭里乱窜的鹤丸国永带过来。”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三日月宗近更是不可思议的道:“您是说……鹤丸殿醒了?”
“要不是他,我何苦睡这么久?”沢田丹吉抱怨道:“全身黑漆漆的,带着黑暗和污秽的气息跑来跑去,我要是能醒来就见鬼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很快乱藤四郎就率先起身:“我去看看,我的速度最快。”
作为本丸内唯一一把极化到满级的短刀,就算鹤丸国永弄什么幺蛾子,他也能快速溜走。
今剑轻声道:“鹤丸国永醒过来的话,那小狐丸应该也没事了吧?”
小夜左文字抿唇,他扯了扯江雪左文字的袖子:“宗三哥……”
江雪左文字抬手摸了摸小夜左文字的脑袋,然后看向审神者。
沢田丹吉耸肩:“别的不清楚,鹤丸国永……”他顿了顿,语气有些微妙:“他和别的暗堕刀似乎不同。”
三日月宗近忍不住道:“不同?”
下一秒乱藤四郎的声音响起,里面带着一丝慌乱和无措:“大家小心啊!!”
所有刀都下意识的握住自己的本体,看向乱藤四郎,然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乱藤四郎身后,有一个全身漆黑的男子正步履从容的走过来,他的速度只比乱藤四郎慢一点,一头漆黑的长发随风飘着,面容白皙如玉,血色的眸子里酝酿着黑暗和阴冷,他唇色泛青,手指白皙纤长,指甲黑漆漆的,只是靠近就给人一种阴冷晦涩的感觉。
“哟~”男子眉眼弯弯,一手搭在自己腰间的本体上,一手抬起对大家打招呼:“好久不见,是不是被吓住了?” 

=====

好了,之后正常依旧慢吞吞了……


评论(78)
热度(753)

© 三千世界解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